xdjl 11lb 7rh1 ee03 4kc4 o0iu pu3p gk0o gemy acj2
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养生保健 > 『日益亲近』心理治疗师与来访者的心灵对话第二章6

『日益亲近』心理治疗师与来访者的心灵对话第二章6

分享人:nangonglei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8-19 阅读:0
标签:周恩来总 qauo 九五至尊金钻

317

雅罗姆医生

 

上周三我们没见面。金妮说她是跟朋友们一起度过的。她的朋友刚完成了一个帮助改变行为方式的工作坊,并马上用在了金妮身上,她在金妮身上花了整整5 个小时。金妮觉得她要被这个女孩勒死了。我感觉她暗示她已经被我勒死过了。我们又回到一些熟悉的话题上。譬如金妮的无法表达愤怒。我想,金妮和我都越来越清楚,这是一个主要的冲突。每当她接近要表达愤怒时,她就会突然迸出泪来。在过去的一周里,这种情形发生过好几次了。

 

我告诉她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假设——她怀着几近要谋杀别人的那种强烈愤怒,而不得不十分小心地不让它有丝毫的泄露,那么她的行为就完全可以解释了。我说的这些对她似乎毫无意义,但她又开始谈到她对别人所抱有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怨恨,微不足道的怒气,和点点滴滴的愤慨。她表达这些的时候显得很勉强,效果也不大。譬如,她很生那个对她说教了5 个小时的女孩的气,金妮通过不告诉她收到了一个共同朋友的明信片来惩罚她。若是往常的话,她会马上告诉这个女孩的。但这次是过了24 个小时才告诉她。然后她承认感到有点绝望,不知她是否还能改变。我问她所说的'改变'是指什么。她觉得'改变'极其重大,她必须宣告作出一些彻底的改变,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而这自然将她吓住了。

 

这时她说,她因为将报告写得那样糟糕而感到歉疚。我告诉她,如果她真想停止内疚,就应该写得更好些。当然她明白这点,但她很想听到我为此而惩罚她。我想知道她在写这些报告时,她的潜意识世界是怎样的,那里发生了些什么,她又听到了什么。有哪些是她没能在我办公室里说的。她接着谈她的性感觉。她觉得如今踏进治疗室时会有一种成年人的性兴奋,这跟往常不大一样。这种感觉涉及我,但她无法说出来,出于窘迫,她无法承认对我的任何性幻想。

 

出于根深蒂固的职业角色,我也很难将我的幻想延伸到跟她做爱上面去,事实上我对她没有任何明显的性幻想。但我还是可以很容易想像到抚摸和拥抱金妮所能带来的愉悦。我想她所感到的羞耻部分可能来自于我们两个关系的不平等。在这份关系中,我等着听她讲她的性幻想,而我自己并不跟她分享我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份羞怯是意料当中的。如果我逼着她讲,对她就有失公允。而金妮一直在暗示我,我应该再多给她点压力,我应该更戏剧性地做事情。有时候,我会听到诸如'一个真正好的治疗师应该在这种时候告诉金妮她还有3个月时间去做出改变,不然治疗就结束了。'我不知道是否由于我这般喜欢金妮、这般享受跟她一起工作,而拒绝以我们的关系作为支点要求她做出改变。我的不严厉正在妨碍她进步吗?

 

金妮

 

我觉得我说了很多,进来时我带着一股强大的神经能量,在梦中我是那个被爱的、情事缠身的女子,当我醒来时,我感觉幸福、满足而富有攻击性,你迟到了5 分钟,我开始生气,因为我想见到你,而不想悻悻然回家去,我想像你去吃午饭的时候有点将我忘了,后来又留了字条让我明天再来。而我说(我知道我不应该生气,因为是你在帮我的忙)得了吧,我还是下个星期再来吧,瞧,我情感丰富,可惜它们要么来自幻想,要么又导致更多的幻想。

 

无论如何我很高兴在你的办公室里讲了话,很多次你说:“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而通常这些时候,我的确也不知所云——废话,回想,将幻想当作体验。譬如我说我感觉像是个45岁的女人,一切对我来说都完了。

 

当我告诉你伊芙如何辅导我,让我在跟人交谈时更多地表达我的情感,而不单单只用些模糊的观念或者是俏皮话,我依旧无法平复那时的真实感受。(你看我以为我只能跟你陷在一个闭合的圈套里,跟你,有时也跟卡尔我会藏起一些东西,但我发现我跟我最好的朋友也如此,这真令人失望。)我无法复述我的那些焦虑,但这可能正是我在治疗中犯的错误——以为我必须谈我体验到或应该体验到的一切,逐字逐句,不差分毫地来复述体验,却感受不到任何释然。大多数时候,我觉得我没有给你和我自己真实的东西,我的情感是一个珍贵的博物馆,而我将我的情感交给了极少的几次展览,而绝不让它们自由流动或变化。

 

3 年前,我第一次跟你讲话的时候,是个完美的时刻(我从高强度的治疗和觉醒中成熟了)。我所有的情感从那个充满生机的时候开始逐渐萎缩,我感到真实而脆弱,在小组治疗中,被别的医生隔着单向玻璃观察两年之后,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时也总是自我意识很强。我对自己有一个印象,我是在“体验我自己”。我觉得停滞了,毁坏了,我说什么都欠考虑,容易出错。反正我觉得我没能挖掘到任何新的根源。

 

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能让自己惊讶,我想也没让你对我有什么惊讶的,这让我对你生气,但更对自己生气。我将情感之流挡住了,只让很少的情感渗透出去,而我或你会盯着它看,直到它重新干涸为止,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我的自我意识如此之强。部分原因可能在于卡尔那双犀利严肃的眼睛。

 

当我跟卡尔或其他的朋友玩得愉快的时候,或是你问对了一个问题的时候,我的这部分自我意识就会被释放。这种时候,我变得很投入,不再担心每一个回应是否正确或者我应该怎样做。虽然错过了一些东西,但我能够更好地去感受,留在记忆里的也少了。人觉得很轻松。那些时刻与经历似乎终于过去了,没有留下任何坏的结果。

 

在治疗中,我给你的很有限,你对我的反应我也不觉得奇怪,我没有给你一个活生生的我,至少今天我是这样看的。即使我还有别的感觉,那个毫无活力的我还是永远地定格在那里了。我今天是如此紧张,有点像是上下跳动的电视图像,这是同一出陈旧的肥皂剧,但它拒绝安静下来。

 

可能那个一边做爱一边谈话的幻想也是对治疗的幻想。你将说服我,去释放我的情感,除了感受失败之外,也给别的情感以自由。通常当你说,“你对我有什么感觉”时,我就开始这个很难的思维过程——哎,又来了,他又想让我承认对他有性感觉了。事实呢,我没有(敏捷的回答)。但今天我想到这时,允许自己去进一步幻想,意识到我是有这种感觉的,虽然这种感觉只是一种自由流动的,而非根扎在我脑子里的东西。

 

在治疗中,我似乎比任何时候更警觉,虽然我知道如果我不这样做会让你高兴,但我还是做不到。

 

我的一部分挫败感在于觉得我能够骗你不被你抓住把柄。我在舞台上,不知怎地,我的脸和身体做着肤浅的表演,只有外表,而没有情感与张力。这显然没能带给我什么好感觉。但每次治疗后。我通常能够将我的攻击性付诸行动,这常常是对我的故作姿态的一种反击。

 

414

雅罗姆医生

 

我有三个星期没见金妮了。我去了波士顿两个星期。去波士顿前我原本应该在11 点钟见金妮,然后搭乘下午2 点的班机飞往东岸。一直到星期二我还打算这样做。但终于意识到如果这样的话,我就赶不上当天最后一班去波士顿的飞机了。星期二我工作了一天,到了傍晚,在犹豫良久之后,我决定在晚上打电话给金妮,取消我们的会面。但在电话上我还是告诉她若不是有实在紧急的事,我一定会找出时间看她的。当时她在电话上的反应是不能跟我见面实在大糟了,因为她有一个很好的报告想交给我。错过这个我也觉得有点难受,坦白地说是因为我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在这将是今天这次见面的背景情况,我可以贴切地称之为'两天的迷醉

 

金妮讲的要点是有两天她感觉特别的好。那似乎是从星期天的傍晚卡尔又叫她笨蛋开始的,他责怪她每晚总是径自睡觉而一点都不关心他,显然这次她直接地反驳了他,以怒气攻怒气。第二天,她也对一个不听话、取笑她工作的小男孩发了火。虽然她怪错了人,但是最终也会找对人去责怪的,哪怕他继续对她不理不睬。她开始觉得自己很强大,很有说服力,并能很认真地对待自己了。听上去好像金妮窥见了她自己内在的力量,然后我突然之间取消治疗,又将这一切拿走了。她说她觉得如果她来看我,就能从我那里继续得到一些补给,然后保持她现在的情形,可我的离开让它中断了,如同电路短路,电流也就停止流动了。她无法在电话中充分地表达这些,因为当时卡尔就在一边,跟她玩着'撒谎者般子'的游戏。她觉得夹在了生活中的两个男人之间,颇不自在。

 

她小声地在电话里说,她没法跟卡尔分享最近的这些变化,因为这肯定会让他摸不着头脑。

 

所有这些都表达得极其聪明。虽然金妮好像在谈属于过去的某种好感觉,她听上去还是得意洋洋的。我觉得那份好感觉至少有一部分依旧存在着。我对她说的话有很多想法,并试着去对它们系统地分析一番。

 

首先,我想知道她对我取消治疗可能感到不悦。对此,她自然谈不出什么。我近乎要替她将话说出来了,譬如:有人会说我应该将时间安排得更好一点;或者如果真的关心她,我应该争取见她。她也曾想到过这些。起先她想到可能是因为她不付费的缘故,但她意识到我必须取消所有病人的会面,就很快打消了这种想法。这事倒提醒了我,我一直忽视了金妮不用付费这件事。其实这钱对我个人来说并没那么重要,因为我其他的病人并不付费给我,而是直接给学校的。我可能没跟金妮讲清楚,让她觉得欠了我很多。

 

另一件我想搞清楚的事情是:当我不能见她时,她的好感觉就消失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告诉她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年幼的孩子在跳水板上表演着各种各样的跳水动作一边对他的妈妈说'看着我,看着我。而半小时之后,孩子突然意识到妈妈并没有看着他,这剥夺了整个过程中的愉悦感。换句话说,金妮只有为了我才能感觉到好,这是件很悲哀的事。但她否认,坚持她同时也能为了自己有好感觉,只是有些东西缺失了;我的解释是她觉得我不够关心她。

 

她生活中还有很多别的让她烦恼的事情。由于她的房东刚离了婚,包括金妮过去一年里一直使用的家具在内的所有东西都很快地给售出了。金妮必须搬家。她还责怪自己没能以一种超人般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她自告奋勇地去帮助残疾的房东,随之又对自己在帮他时没能持一种完全平等的态度而不满。其实,每个人,包括她的房东在内,若要放弃一些曾经用过和爱过的东西都会难过的。而金妮惯于将任何发生的事情都当成是她的自卑或缺少风度的表现。每日里,她的自恨驱使着她在自我责怪的磨上碾压着。我谈到这一点,指出那些'必须'呀、'应该'呀一直左右着她对自己的看法,并对自己强加超出常人的要求。她谈到一个女朋友来看她,我试图让她从女朋友的角度来看这次碰面。金妮知道这个朋友对她的评价一直很高。我知道金妮常会给人好感的。我想,我对她的那份好感觉,大多数一直跟她保持联系的人也都会有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对她这么多的好感觉都未能在她的自恨的根基上留下一点痕迹呢?我们的治疗就在这里结束了。

 

可能在早些时候,我开始看到迷宫尽头的一点光亮了。金妮能够有这'两天的迷醉,这个事实足以让人感到鼓舞。有些时候,病人可以将这种感受当作未来进步的一个参照,当又一次接近这一熟悉领域的时候,病人可以意识到。但金妮却相反,她记住了这次高峰时刻,然后立即意识到在其他时间里她有多么的死气沉沉。我想以后我们还会无数次地回到这一点上来的。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